吴景彪_评论频道_凤凰网
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11    浏览[]次
1作为一个中国人,只要国家需要,我肯定会代表国家出战。 2你拿第二名就是第二名,采访的永远是第一名。 3夺冠以后或多或少改变的自己的生活,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处境,这是很现实的。 4我想强调(拿金牌)首先是从为国争光的角度考虑,然后才是个人,个人利益永远在国家利益后面。我有愧于祖国,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,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。对不起大家!7月30日,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后,1989年出生的吴景彪连着对摄像机鞠躬三次,他的泪水糊满了脸,眼睛通红,连吼数声,像一个被抢走饭碗的饥饿小孩,天都要塌了。在过去两届世锦赛以及亚运会上,吴景彪都获得了冠军。我本身是具备拿下冠军的能力的。但最后我没有把冠军拿下,所以内心愧疚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却说自己经常流泪。8月7日,吴景彪回到北京,在体育总局的宿舍大厅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。回到熟悉的环境,他换上家居服迎接陌生人的到访。叫我阿彪吧,这样亲切一点。他已经能很熟练的开启话题,并适时打断,下一问题。我想强调(拿金牌)首先是从为国争光的角度考虑,然后才是个人,个人利益永远在国家利益后面,这是肯定的。比完赛,为此哭的那一下,我也根本没有想到个人。吴景彪:这个根据我们中心的规定,也可能包括前三年的比赛记录,以及总体的积分。但具体怎么积分,怎么判定我也不清楚。哪个级别比较优秀的、成绩比较突出的、曾进过奥运会的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明显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吴景彪:因为我本身是具备拿下冠军的能力的。但最后我没有把冠军拿下,所以内心愧疚。真的,对国家来说,对中国举重对来说,我就有这份责任,因为我有实力拿金牌。吴景彪:我觉得还是首先对国家说,对我们这个团队说。因为是国家给予我们这么多的训练机会;然后就是整个举重队从上到下都在保障着我们,所以我更感觉到愧疚。对于自身而言,虽然梦想没实现,但我最后已经尽力了,我问心无愧。吴景彪: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具备。但是现场情况,比赛当天我已经完全丧失了这种感觉。可能因为之前体力没调好,身体状态没把控好。你之前如果关注过我的话,你可以发现以往的比赛跟这次的比赛,完全是两个概念上台不像以往那样有激情。吴景彪:你要有这个能力,你30岁以后也可以。最主要看个人的身体和个人的想法。如果国家真的极为需要我们,30岁我也得做,因为我愿意。我作为一个中国人,只要国家需要,我肯定会代表国家去出战。吴景彪:看个人怎么看吧。我这次输给这个对手,我会继续练下去,继续参加国际比赛,我肯定存在一种要赢过他的感觉。所谓的报仇,当然我不可能说赢就能赢他,但是我会努力。吴景彪:我的心态是我既然练了,这就算我的事业,我就要把它做到最好。包括如果我退役以后做别的事,也是一样的,也是一步一步把这份事业做好。这样才能得到更多,学到更多,每个人都一样。身边队员和教练也都清楚,我是一步一步追赶上来的。吴景彪:当然。没办法,优秀的运动员很多,但是最终能走到最高领奖台的可能就几个;能拿奥运冠军的,寥寥无几。当然他们肯定也是付出很多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同样没参加奥运会的队员,他们也是付出很多的,只是运气差了一点,努力少了一点,天分缺了一点,他们同样也是非常的努力和辛苦。自己也会从落差中找问题,包括训练、生活、心态、思想,从中去总结。你越在这个层面上考虑,你越能提高。在训练方面,大家会反思为什么队员今天举重这样,为什么状态没调好?在生活方面,你遭遇低谷的时候真正的知心朋友会来开导你。你得了银牌,也交到了朋友,那才是真正的朋友。吴景彪:对,这是现实物质上的。作为个人,肯定是想得到金牌。但我想强调这首先是为国争光的角度,然后才是个人的角度;个人利益永远在国家利益后面,这是肯定的。我比完赛,为此哭的那一下,我也根本没有想到个人。吴景彪:我觉得出去比赛,个人和整个团体都是为了国家荣誉,为代表祖国出战,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,都能体现出整个团队的凝聚力。包括这次我们队的张杰也没准备好,第四名。我看他的表现,我自己的眼泪也在眼眶打转。因为大家都在付出,青春、时间、身体。吴景彪:可能是个人的因素。想去夺冠,结果落差那么大。运动员还是想从夺冠以后或多或少改变的自己的生活,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处境,这是很现实的。就像前面说的,参加国内外的比赛,你拿第二名就是第二名,采访的永远是第一名,这些我也都清楚。爸爸说儿子你一直很棒,他很开心,他特别欣慰能有我这样的儿子。我是独生子,父母俩在家乡,我也很想努力奋斗今后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。吴景彪:对,自己的自由时间相对有限制,我觉得你真的想调整的话也是有时间的。包括我和张杰他们,平时喝喝茶,聊聊天,不需要多长时间,只要你想做。他们从小练举重付出这么多,包括家里,包括以后还要有自己的生活。他们从事这项事业这么多年也是为国家体育事业做贡献。我觉得不光说我们这个圈子里面,而是更多的社会人去关注运动员生活,考虑运动员的前途。这就是说在运动员生涯里,就应该充实自己,为今后出去做准备。丰富思想,要跟社会接上轨,不然的话老在我们的小圈子里边,接触的不多,学习的不多,退役之后就真的有可能找工作难。我这样说也是想帮助更多运动员们,金牌后面也需要社会各界的更多关注;能站在领奖台上,在电视机前跟大家说几句话的算是很幸运的了。我有愧于祖国,我有愧于中国举重队,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。对不起大家!7月30日,伦敦奥运会举重比赛后,1989年出生的吴景彪连着对摄像机鞠躬三次,他的泪水糊满了脸,眼睛通红,连吼数声,像一个被抢走饭碗的饥饿小孩,天都要塌了。在过去两届世锦赛以及亚运会上,吴景彪都获得了冠军。我本身是具备拿下冠军的能力的。但最后我没有把冠军拿下,所以内心愧疚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却说自己经常流泪。8月7日,吴景彪回到北京,在体育总局的宿舍大厅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。回到熟悉的环境,他换上家居服迎接陌生人的到访。叫我阿彪吧,这样亲切一点。他已经能很熟练的开启话题,并适时打断,下一问题。我想强调(拿金牌)首先是从为国争光的角度考虑,然后才是个人,个人利益永远在国家利益后面,这是肯定的。比完赛,为此哭的那一下,我也根本没有想到个人。吴景彪:这个根据我们中心的规定,也可能包括前三年的比赛记录,以及总体的积分。但具体怎么积分,怎么判定我也不清楚。哪个级别比较优秀的、成绩比较突出的、曾进过奥运会的,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明显,大家都看得出来。吴景彪:因为我本身是具备拿下冠军的能力的。但最后我没有把冠军拿下,所以内心愧疚。真的,对国家来说,对中国举重对来说,我就有这份责任,因为我有实力拿金牌。吴景彪:我觉得还是首先对国家说,对我们这个团队说。因为是国家给予我们这么多的训练机会;然后就是整个举重队从上到下都在保障着我们,所以我更感觉到愧疚。对于自身而言,虽然梦想没实现,但我最后已经尽力了,我问心无愧。吴景彪:初生牛犊不怕虎,我具备。但是现场情况,比赛当天我已经完全丧失了这种感觉。可能因为之前体力没调好,身体状态没把控好。你之前如果关注过我的话,你可以发现以往的比赛跟这次的比赛,完全是两个概念上台不像以往那样有激情。吴景彪:你要有这个能力,你30岁以后也可以。最主要看个人的身体和个人的想法。如果国家真的极为需要我们,30岁我也得做,因为我愿意。我作为一个中国人,只要国家需要,我肯定会代表国家去出战。吴景彪:看个人怎么看吧。我这次输给这个对手,我会继续练下去,继续参加国际比赛,我肯定存在一种要赢过他的感觉。所谓的报仇,当然我不可能说赢就能赢他,但是我会努力。吴景彪:我的心态是我既然练了,这就算我的事业,我就要把它做到最好。包括如果我退役以后做别的事,也是一样的,也是一步一步把这份事业做好。这样才能得到更多,学到更多,每个人都一样。身边队员和教练也都清楚,我是一步一步追赶上来的。吴景彪:当然。没办法,优秀的运动员很多,但是最终能走到最高领奖台的可能就几个;能拿奥运冠军的,寥寥无几。当然他们肯定也是付出很多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同样没参加奥运会的队员,他们也是付出很多的,只是运气差了一点,努力少了一点,天分缺了一点,他们同样也是非常的努力和辛苦。自己也会从落差中找问题,包括训练、生活、心态、思想,从中去总结。你越在这个层面上考虑,你越能提高。在训练方面,大家会反思为什么队员今天举重这样,为什么状态没调好?在生活方面,你遭遇低谷的时候真正的知心朋友会来开导你。你得了银牌,也交到了朋友,那才是真正的朋友。吴景彪:对,这是现实物质上的。作为个人,肯定是想得到金牌。但我想强调这首先是为国争光的角度,然后才是个人的角度;个人利益永远在国家利益后面,这是肯定的。我比完赛,为此哭的那一下,我也根本没有想到个人。吴景彪:我觉得出去比赛,个人和整个团体都是为了国家荣誉,为代表祖国出战,不管是失败还是成功,都能体现出整个团队的凝聚力。包括这次我们队的张杰也没准备好,第四名。我看他的表现,我自己的眼泪也在眼眶打转。因为大家都在付出,青春、时间、身体。吴景彪:可能是个人的因素。想去夺冠,结果落差那么大。运动员还是想从夺冠以后或多或少改变的自己的生活,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处境,这是很现实的。就像前面说的,参加国内外的比赛,你拿第二名就是第二名,采访的永远是第一名,这些我也都清楚。爸爸说儿子你一直很棒,他很开心,他特别欣慰能有我这样的儿子。我是独生子,父母俩在家乡,我也很想努力奋斗今后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。吴景彪:对,自己的自由时间相对有限制,我觉得你真的想调整的话也是有时间的。包括我和张杰他们,平时喝喝茶,聊聊天,不需要多长时间,只要你想做。他们从小练举重付出这么多,包括家里,包括以后还要有自己的生活。他们从事这项事业这么多年也是为国家体育事业做贡献。我觉得不光说我们这个圈子里面,而是更多的社会人去关注运动员生活,考虑运动员的前途。这就是说在运动员生涯里,就应该充实自己,为今后出去做准备。丰富思想,要跟社会接上轨,不然的话老在我们的小圈子里边,接触的不多,学习的不多,退役之后就真的有可能找工作难。我这样说也是想帮助更多运动员们,金牌后面也需要社会各界的更多关注;能站在领奖台上,在电视机前跟大家说几句话的算是很幸运的了。